沒有工匠精神還談什么制造業強國!

 新聞資訊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19 10:00
 
 
   中國企業界,目前不僅需要大批技術過硬的工匠和技術工人,更需要努力培育工匠精神。而工匠精神與企業精神中的誠信、擔當、創新和堅持,都是同根同源、一脈相承的。工匠精神不僅僅可以幫助企業制造出高品質的產品,還可以使企業實現真正的持續發展。
 
 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,那些耗費體力、進行重復勞動的工匠們,與舞文弄墨的讀書人相比較,地位是卑微的,盡管他們創造了無數令人驚嘆的物質文明。在古代西方,工匠們的地位和中國大體相似。工業革命之后,機器化大生產代替了之前的手工勞作,工匠一度被認為將會被時代淘汰,而實際情況卻并非如此。
 
  美國著名社會學家和思想家理查德·桑內特的專著《匠人》,為我們重新認識工匠的歷史價值及其精神寓意提供了新視角:在科學技術日新月異的今天,盡管很多工作被機器人替代,但是工匠身上所擁有的精益求精、專心敬業的精神品格是代替不了的。
 
工匠精神的時代內涵
 
  匠人也稱為工匠,一般是指技藝高超的手藝人。而這些人身上所具備的嚴謹、專注、敬業精神,被稱為工匠精神。從歷史的維度來看,工匠是現代社會之前的一個群體,他們的工作和勞動,主要依靠手工完成。工業革命之后,機器化大生產代替了手工作坊的生產,工匠逐漸受到了冷落。然而,在機器化大生產的時代,更注重產品的精度和品質,這和工匠精神不謀而合。
 
  在由“匠人”、“匠藝”、“匠藝活動”三部分組成的《匠人》中,曾任紐約大學、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的理查德·桑內特跨越了歷史時空,用冷峻理性的筆觸,梳理了西方歷史上匠人的社會地位、勞動生活狀況以及錯綜復雜的社會關系。從古羅馬的制磚工人到文藝復興時期的金匠,從巴黎的印刷社到倫敦的工廠,都是他筆下探討的對象。據他的考察,可以這么講,科技越是發達,工匠精神越發重要。當今社會,并不是一味地鼓勵人們去當從事手工勞動的工匠,因為手工作坊的生產方式已經不去復返。筆者要說的是:我們可以不做工匠,也不可能人人都成為工匠,但是工匠精神值得學習。在高新技術主導工業生產的今天,工匠精神顯得尤為寶貴。
 
工匠精神在中國的缺位
 
  坦白地講,不少中國人對于工匠心存偏見,甚至有些看不起。而在我們的鄰國日本,如果你被稱為工匠,這意味著你受到了極大的尊重。只有一個行業內非常專注、做得出類拔萃的人,才能被稱為工匠。如果你的面食做得很好,旁人就會稱贊你是一個好工匠。工匠會根據氣候、溫度的因素,結合面粉的實情搟面,然后做出獨此一家的面食。同樣,創建了兩家世界500強公司、日本“經營之圣”稻盛和夫[微博]就是一個具有匠人精神的企業家,他曾說:“企業家要像匠人那樣,手拿放大鏡仔細觀察產品,用耳朵靜聽產品的‘哭泣聲’。”除此之外,三菱、日立、新日鐵等大型企業,都具備徹底的工匠精神。
 
  有人之所以對工匠心存偏見,認為工匠所從事的勞動,是重復性的,沒有創造性可言。實際上,工匠在整個企業的生產流程中扮演關鍵角色,一切有關生產的設計、藍圖、標準,都依靠工匠和熟練的技術工人來實現。換句話說,沒有技藝精湛工匠的企業,企業發展的目標無從實現。工匠從事的勞動固然是重復性的,然而好的工匠,在工作中能不斷發現新問題,改進生產工藝流程,從而提升生產質量和效益。無數事實都表明:企業生產技術的創新,不僅僅是專家和工程師的事情,工匠同樣大有可為,央視播出的系列電視片《大國工匠》中則有更直觀的表現。
 
  談及工匠精神,我們都會不約而同地想起瑞士手表。手表作為一種高精密的器物,完全是由手工制作完成。而瑞士手表之所以名揚世界,就是因為精準、精確,工藝細致入微,工匠精神在此呈現得淋漓盡致。除此之外,德國的工匠精神也值得我們敬重。德國管理大師赫曼·西蒙在《隱形冠軍:21世紀最被低估的競爭優勢》曾指出:德國保持所在領域出口世界第一的秘密,就在工匠這群“隱形冠軍”身上。這群“隱形冠軍”有一個共同特點,就是都有優秀的手工藝傳承,具有令人尊敬的工匠精神。德國企業家認為:一個專注的技能操作工人(工匠)和科學家沒什么兩樣。“德國制造”成功的背后,有著龐大的工匠群體以及工匠精神作為動力支撐。德國的工匠精神在多方面都有呈現,如許多家庭主婦煮雞蛋要用量具精確量出水的容量,煮面條同樣要用天平稱面條的分量,以此保證精確性。
 
  有媒體統計,截至2012年,全球超過200年歷史的企業,日本有3146家,為全球最多,德國有837家,荷蘭有222家,法國有196家。這些“長壽企業”為什么能存在,因為他們都在傳承著匠人精神。回顧我國歷史,春秋時期,魯班便發明了木工工具、攻城器械、農業機具、仿生機械等,被視為工匠的典范與祖師;東漢張衡發明地動儀、三國諸葛亮發明木牛流馬、北宋沈括撰寫《夢溪筆談》、明朝宋應星撰寫《天工開物》,自古以來我們似乎并不缺少“技近乎道”的源流。《增廣賢文》言:“良田百頃,不如薄藝在身”。在中國傳統社會中底層人眼里,再多財富也有失去的時候,唯有一門手藝可保證衣食無憂。正是出于這種樸素的認識,民眾愿意學手藝,還愿將手藝練得越來越好,工匠精神就這樣在無形之中逐漸形成。
 
  可是,在儒家“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”的理念下,“讀圣賢書”才是正途,當工匠不能出人頭地。這在某種程度上阻礙了我國古代科學技術的持續發展。而今天的情況也并不樂觀,人們趨之若鶩的是當官、做老板、成為大明星,熱衷于創新創業。另外,在中國教育機構中,依然在崇尚所謂“精英教育”,似乎唯有培養“能干一番轟轟烈烈大事業的人”才算是成功教育。當下中國對工匠以及工匠精神的理解,從知識精英階層到普通百姓,都缺乏客觀公正的認識。
 
“制造強國”急需工匠精神
 
  當前,中國正在由“制造大國”向“制造強國”邁進,這對于企業的生存發展而言,其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不得不說,我國企業“短、平、快(投資少、周期短、見效快)”的心理和行為尤為明顯。有的企業往往為了短期利益,忽略了產品質量。中國企業界,目前不僅需要大批技術過硬的工匠和技術工人,更需要努力培育工匠精神。而工匠精神與企業精神中的誠信、擔當、創新和堅持,都是同根同源、一脈相承的。工匠精神不僅僅可以幫助企業制造出高品質的產品,還可以使企業實現真正的持續發展。
 
  回首改革開放以來三十多年我國企業發展之路,諸多企業強調經濟利益至上的理念。在竭盡全力追求快速盈利的動機下,這些企業當然不可能在產品制造、生產方式和經營管理模式方面下硬功夫。近年來,隨著各類企業競爭的日趨白熱化,一些企業慢慢開始重拾中國傳統的工匠精神。可是也有一些企業家,為了迎合潮流,也為了給自己貼金,經常將自己的企業與大數據、互聯網等概念捆綁在一起。大數據、互聯網當然是未來企業發展須臾不可少的,問題在于,有些企業本身規模不大,產品質量、產品規模和產品口碑還在“低位運行”,對他們來會所,最根本的,還是扎扎實實苦練內功,在企業管理、產品研發、產品生產中,大力培育工匠精神。對此,王石就曾提出這樣的忠告:“別在我面前說大數據,中國企業缺失工匠精神。”
 
  中國企業培育工匠精神,是一項迫在眉睫的議題。在筆者看來,首先是作為教育機構要轉換教育思維。當前的各類學校,重視書本理論,忽視動手實踐是一大通病。大力加強實踐教育,讓“心靈手巧”成為衡量人才的標準,尤其在職業教育與應用技術教育中要予以體現;其次是企業要有獎勵工匠的體制機制。在一些企業,工程師和管理者、市場營銷人員的工資福利待遇要優于工匠和技術工人,這無疑是在戳傷工匠群體的勞動積極性和創造性。
 
  技藝精湛的工匠,應該在企業內部受到應有的重視,多注重從政策上對工匠傾斜,獎勵的辛苦付出,對企業發展可收事半功倍的效果;還有,工匠和簡單從事體力勞動的群體不同,他們的勞動中閃耀著智慧的靈光,具有創造性和開拓性,社會各方對他們理應有足夠的予人文關懷。只有全社會理解并高度尊重工匠群體存在的意義,工匠精神的培育與弘揚才擁有廣泛的群眾基礎。
常熟三恒建材主要生產高分子防水材料、丁基防水材料、聚氨酯防水材料等等,同樣也是把工匠精神看是很重要。